凤凰娱乐网

商业银行海外之旅:中国商业银行海外经营现状及对策

加入世贸组织后,特别是金融危机以来,我国商业银行海外业务蓬勃发展。

近年来,由于中国政府加强金融监管和跨境资本流动管理,世界主要国家对合规和反洗钱的监管要求日益提高等因素,商业银行海外业务增速明显放缓。

首先,海外业务正在蓬勃发展。自21世纪初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日益频繁。作为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过程中的金融服务提供者,银行业也顺应形势,促进海外业务扩张。

然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主要银行的海外业务布局进入快车道。

根据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和中行的财务报告数据,2010年至2016年,海外五大银行的总资产规模复合年增长率为22%,税前利润总额复合年增长率为20%。扩张趋势非常明显。

中国各大银行在上述时期海外业务增速加快以及随后在全球金融危机后蓬勃发展的主要原因,不仅是它们自身对多元化和风险多元化的考虑,也是它们在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发展和客户需求背景下的被动选择。主要包括:(1)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的快速增长,以及相应的大量国际和海外业务需求。

(2)中资企业海外投资增加,“走出去”步伐加快。特别是,随着中国“一带一路”等发展战略的实施,客户对中资银行海外业务相关服务和产品的要求越来越高。


(3)国内银行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股份制银行、地区银行和其他机构的数量正在迅速增长。大型银行不仅可以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也是发展业务和利润增长点的有效途径。

(4)随着我国各大银行管理和风险管理理念的不断完善,风险多元化已成为其管理目标之一。增加海外业务的比重,扩大业务领域,把鸡蛋放进更多的篮子里,已经成为他们分散风险的手段之一。

(5)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经济和外贸持续快速增长的背景和帮助下,中国各大银行的经营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建设国际一流银行”已成为中国各大银行的发展方向和目标。因此,将其经营范围扩大到世界各地已成为其与其他主要全球银行竞争的必要手段之一。

第二,近年来增长率有所放缓。近年来,由于中国政府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金融监管、世界主要国家合规和反洗钱监管要求不断提高等因素,我国商业银行海外业务增速明显放缓。尤其是特朗普在全球发动贸易战后,尤其是针对中国,中国主要银行在发展海外业务方面面临更多困难。

根据五大银行的财务报告数据,2017年和2018年海外资产年增长率分别为8%和10%,税前利润总额年增长率分别为3%和-4%,增速明显放缓。

上述主要中资银行海外业务发展发生明显变化的原因主要包括:(1)全球金融业监管越来越严格,特别是反洗钱等合规管理,迫使中资银行加大合规管理投入,提高合规管理水平。

一方面,增加合规人员的配置,开发或购买合规管理系统将大大增加各银行的运营成本。

例如,据了解,一些中资银行纽约分行提供清算业务的合规人员超过该分行员工人数的三分之一,相关成本可以想象。另一方面,由于合规压力和违规成本高,为了规避合规风险,中资银行的整体海外业务发展战略从激进转向稳定甚至保守。

(2)中国政府主动加强金融监管和跨境资本流动管理,防范金融风险。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和并购交易量减少,中资银行普遍依赖的“内部担保和外部贷款”等海外商机也相应减少。

与此同时,一些银行还主动签约了以前流行的与海外机构本地客户扩张无关、回报低、产品同质性高的“海外代理支付”和“风险参与”业务,以及与跨境套利相关的业务,从而相应降低了风险偏好和业务增长率。

(3)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发动了贸易战。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金融市场动荡,中资银行海外业务发展受到相应负面影响。

(4)在上述不利因素的背景下,一些银行选择积极调整业务发展战略和方法,从重规模转向重质量,强调业务落地和本地化,提高业务效率,降低业务增长,避免盲目扩张。

三、上述几点建议,虽然中国商业银行海外业务发展面临诸多挑战,但中长期内空仍有很大预期,也是中国各大银行成为世界级银行、进一步成熟和拓展海外业务的必由之路。

根据笔者多年的海外工作经验和相关资料,对我国商业银行海外业务的未来发展,笔者有以下意见和建议:(1)夯实基础,制定长期战略,避免积极追求短期利益,在合规的基础上稳步发展;注重质量和规模,在客户和产品选择上以银行的长远利益为主要考虑,做好长期培育的准备,逐步树立银行的品牌和形象。

(2)总行应进一步加强整体管理和资源整合,提高运营效率和资源利用效率。例如,在系统开发方面,总行应集中管理业务需求,统一研发,特别是合规和反洗钱业务系统。此外,流动性和资本管理、金融市场交易等业务管理模式。进一步加强海外机构金融市场业务人员精简,更多资源向客户部门倾斜,专业交易职能集中在总行。

(3)除香港及其他地区外,中资银行大多数海外分行的人力和资源都非常有限。总行应进一步加强分行重点客户的直销,提高客户营销水平,加大对海外分行的支持力度。

例如,对于大型金融机构和中央银行等主权机构来说,在中国国内市场进行债券投资、投资托管和熊猫债券发行等产品和服务的营销,总部层面的专业营销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总部作为产品经理提供专业支持,并开展总部对总部的营销。海外分支机构作为地区客户经理保持客户关系,因此总部和分支机构之间的合理分工可以发挥最大作用。

(4)不同的海外地区有不同的经济结构、监管模式和行业文化。总行应率先开展市场调研,根据不同地区的不同特点制定业务战略,避免“一刀切”的政策和要求,充分挖掘不同地区的业务发展潜力。

例如,合规风险较高的零售业务应在合规要求和成本较高的地区审慎发展,而金融机构应在金融行业较发达和金融机构较多的地区大力发展。

(5)中资银行应进一步加强对海外机构员工的培训,提高海外员工的整体水平和稳定性;总行自身应进一步适应国际发展的需要,如以英语为基础的业务语言和操作系统、以英语为基础的培训语言等。为加强内部人员人才库的建设和管理,确保派出人员的素质,内部人员和当地人员的数量应保持在相对合理的水平。

作者:杜高建,原由中国建设银行多伦多分行出版的《中国商业银行海外业务现状及对策》全文将于2019.4年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的《中国货币市场杂志》第210期出版。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