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

[新股分析]公司已经突破成长型企业市场,除了依靠中国移动的业绩,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摄影师|赵洋阁|赵洋阁在2017年停止了创业板,因为“发行人在某项技术上并不特别优于其竞争对手”。2019年,赵洋阁取得了成功。

即便如此,界面记者发现,除了严重依赖中国移动的业绩,该公司在收入确认、售后服务内容定价以及股东协同行动的关系方面仍有许多疑问有待解决。

过度依赖中国移动博兰成立于2008年3月27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均为易存道。易存道也是博兰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公司主要业务是基础软件中间件软件产品和云管理平台软件、应用性能管理软件等智能运维产品的研发和销售,并提供配套的专业技术服务。

中间件软件产品已经涵盖了中间件软件领域中的应用服务器软件、事务中间件和消息中间件。

此外,公司还在智能运维领域开发了云运维平台、集装箱管理、运维管理监控等方向。

众多产品包括应用服务器BESApplicationServer、消息中间件BESMQ、事务中间件BESVBroker、云管理平台BESCloudLinkOps、容器管理平台BESCloudLinkCMP、应用性能管理软件BESWebGate等。已经启动了。

博兰表示,该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在培育其核心电信客户,并逐步将其业务扩展至包括地方政府、金融、集团企业等行业的客户。

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22亿元和5114.7万元,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4886.84万元和1727.8万元。

博兰表示,在电信行业,尤其是中国移动,经过多年的艰苦发展,该公司的产品已经在许多地方取代了IBM和甲骨文的产品。

目前,公司已经取代了中国移动北京、上海、广东(南方基地)、湖南等11个省的核心业务系统中的国外主流产品,以及中国移动总部的集中大数据平台、集中企业资源规划项目、无线局域网认证计费平台项目等核心业务系统,实现了产品的大规模应用。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博兰的经营业绩显然依赖于中国移动的存在。

2016年1月至6月、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中国移动业务收入占公司当期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15%、81.63%、84.56%和75.87%,相对较高。

该公司本身也表示,如果未来电信业的宏观环境发生不可预测的不利变化,或者中国移动在信息化建设上的投资规模大幅下降,将对公司盈利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有这么大的客户,应收账款肯定不少。

报告期内各期中国移动应收账款分别为4849.96万元、4452.18万元、7618.44万元和7144.52万元,分别占当期应收账款的88.4%、77.25%、76.78%和71.37%。

从数据来看,中国移动应收账款逐渐增加,占比相对较高。

博兰还表示,随着公司对中国移动销售的扩大,公司从中国移动的应收账款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许多问题仍有待回答。这不是博兰第一次冲击资本市场。

早在2016年5月,该公司就在创业板上市。然而,在2017年创业板市场发展与审查委员会第39次会议上,公司在监管部门的不断询问下,最终未能通过审查。

资料来源: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网站急欲成立一个科学委员会。虽然博兰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

一是与浪潮天元通信信息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浪潮公司)确认销售收入。

据悉,2019年6月10日,博兰与浪潮公司签订合同,销售1075.22万元软件。

2019年6月21日,浪潮签署上述软件后,博兰确认了相应的销售收入。

作为回应,监管层要求发行人代表结合这类销售业务的信贷政策,解释与浪潮公司签订的合同中规定的收款条款和实际收款条件,以及收入确认时间点的合理性。同时,保荐代表人还需要解释验证过程并发表明确意见。

其次,博兰在申请文件中表示,“发行人与同行业的海外龙头企业相比,没有技术劣势”。由此可见,2017年“发行人在某项技术上并不特别优于其竞争对手”这句话给博兰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监管机构表示,根据申请文件,发行人与同行业海外领先公司相比,没有技术劣势,主要劣势在于业务规模小,产品领域相对狭窄。对此,监管部门要求发行人代表解释影响其业务规模和产品领域扩大的主要因素,并要求保荐代表人对此发表明确意见。

此外,博兰的“免费”售后技术服务也令人困惑。

根据申请文件,博兰签订的软件销售合同一般是固定总价合同。合同的固定总价包括12个月和24个月的售后技术服务。

博兰认为,这些“免费”售后技术服务的价格并不是固定的,相关义务的金额也不能单独衡量。在客户发布试运行稳定性报告后,收入将得到充分确认。

同时,博兰在申请文件中披露,公司与客户之间的相关技术服务协议通常在所附期限到期后每年签署一次。

基于此,监管层要求公司说明:所附售后技术服务内容与单独销售的技术服务内容是否有差异;2020年1月1日生效的《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益》的修订对发行人收入确认的影响。

股东易东兴的立场也有疑问。

监管机构认为埃尔顿·兴是一家有限合伙企业。根据《合伙企业法》第68条,有限合伙人不从事合伙事务。赵延兴是唯一的普通合伙人和执行合伙人,对埃尔顿·兴(Elton Hing)贡献了46.92%,事实上经常扮演控制角色。

然而,博兰认为,赵延兴并没有控制易东兴,也没有与易东兴形成一致的行动关系。

“为何称‘不控制’易东兴?此种情况下,为何称不与易东兴构成一致行动关系?”面对监管层的拷问,宝兰德和保荐人还欠一个解释。“你为什么说‘不控制’易东兴?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它与易东兴不构成协同行动关系呢?”面对监管机构的讯问,博兰和主办方仍欠一个解释。

资料来源:声明资料来源:声明资料显示埃尔顿·兴是博兰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0.9%。

成立于2015年6月18日,赵延星出资46.92%。

赵延星,1977年9月出生,现任博兰董事兼副总经理。

赵延星也是博兰的第四大股东,持有9.6%的股份。

实际控制人易存道是股东易东兴的有限合伙人易存智的兄弟,也是有限合伙人范立新的配偶易肖磊的兄妹。易存智和范立新均持有易东兴1.84%的出资额。

博兰视埃尔东星为公司唯一的员工持股平台。此前,他一直认为赵延星只是埃尔东星的普通合伙人,作为执行埃尔东星合伙事务的代表,他无法控制埃尔东星,也没有与埃尔东星形成一致的行动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