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投注

创建新时期浙江公益诉讼样本

开创浙江公益诉讼新时代□记者陈东升·王春6月29日是浙江检察史上值得纪念的重要一天。

浙江省杭州市文三路379号9点,检察院门口显得格外热闹。

在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玉伽、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张学桥、浙江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昌荣等领导下。,为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公益损害和诉讼违法举报中心打开了红色盖子。

这是全国第一个公益保护和诉讼监督举报中心,现场响起掌声。

职务犯罪侦查预防职能转移后,检察机关如何才能把重点放在法律监督和主要职责上,推进公益诉讼等各项监督工作?玉伽今天在接受《法制》记者采访时说,浙江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发源地和“两山”理论的发源地。

中国特色检察公益诉讼具有法律监督和公益救济的双重属性。浙江检察机关始终把生态领域作为公益诉讼工作的重点,积极践行新时期的“乔峰经验”和“两山”理论,努力为“共治五河”、“三改一拆”等省委、省政府的中心工作服务,认真履行公益诉讼职责,通过规范检察自由裁量权、建立证据指导原则等方式不断完善检察公益诉讼制度。 探索咨询监督、推进智能诉讼等,努力打造新时期浙江公益诉讼样本。

新的法律监督模式建立之日,全省三级检察院举行了统一的公益损害和诉讼违法举报中心挂牌仪式。

“这不仅是浙江检察改革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也是新时期浙江法治建设进程中的重大事件。

王昌荣说,设立举报中心是浙江检察机关在新时期贯彻习近平中国特色法治理念的具体举措。它充分体现了检察机关“实事求是、走在前列、勇往直前”的浙江精神,必将促进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能的全面履行。

玉伽认为,目前在环境资源、食品药品、国有财产、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英雄保护等领域存在大量公益损害,公益保护刻不容缓。

在司法体制、监督体制、诉讼体制改革和公益诉讼制度实施的背景下,浙江检察机关主动适应新形势、新要求,围绕公益诉讼和诉讼监督两大职能,一新一旧,着力规划构建新的法律监督模式。举报中心的设立符合人民群众的新期望和检察机关转型发展的实际需要。

调查研究是规划的基础和完成任务的途径,是做好各项检察工作的基本技能。

玉伽上任六个月以来,一直在浙江检察系统开展广泛的调查。玉伽在北京参加了NPC和CPPCC的会议和培训后,立即投身于基层检察机关的深入调查。

自5月15日以来,玉伽已进入浙江省检察院20多个办公室,并与260多名警察进行了长时间的面对面会谈。

在谈话中,玉伽反复强调要监督办案,监督办案。

监督就是办案,办案就是监督。

加强指导工作,负责全省检察机关的工作。

在考察了“两山”理论的发源地安吉峪村后,玉伽感慨万千地说:“保护美丽的风景和青山就是扩大金山银山。检察机关的监督理念也应实现三个转变,即从威慑监督到权威监督、从对立监督到双赢监督、从单一监督到系统监督。要积极推进公益诉讼,扩大监督范围和监督方式,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保护,为美丽浙江的建设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玉伽告诉记者,随着监管区域的扩大,浙江坚持海陆并重、土壤处理和固体废物清除、采矿标准化和促进绿色恢复、保护植物和树木、保护野生动物、扩大生态检查覆盖面、不断延伸司法保护触角。

今年是毛泽东同志指示学习和推广“乔峰经验”五十五周年,也是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坚持发展“乔峰经验”十五周年。

6月15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发布了《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创新发展新时代乔峰经验》、《创建为人民服务的法律监督基准省工作意见》,实施了“六大工程”,全面提升了全省检察机关实践新时期“乔峰经验”的能力和水平。

玉伽表示,“六大工程”包括刑事犯罪综合防控创新推广工程、公益损害和诉讼违法行为监管平台创新推广工程、践行绿色正义、少逮捕、慎诉讼、保护权益创新推广工程。

报告中心的建立正是新时期检察工作贯彻“乔峰经验”的体现。

在公益诉讼制度实施一周年之际,浙江检察机关递交了一份精美的成绩单:全省共提起公益诉讼834起,受理诉讼前案件675起,法院受理公益诉讼案件27起。

玉伽说,浙江检察机关把公益诉讼工作的重点放在诉讼前程序上,注重加强与行政机关的沟通与协调,促进自我纠正,努力解决诉讼前阶段的问题。

在全省已过期的292起行政诉讼前案件中,274起(93.8%)由行政机关依法进行,促进了公益诉讼与行政执法的良性互动。

在向法院提起的27起公益诉讼案件中,一起是行政公益诉讼,一起是民事公益诉讼,25起是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玉伽指出,在提起的25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中,检察机关将生态恢复作为生态环境保护公益诉讼的重要内容,探索绿色扩散与释放、补植与恢复、替代恢复等责任承担方式,以及认罪、承认与从宽处罚机制。如果被告积极承担民事责任并主动道歉,应将其作为刑事案件的量刑情节,努力开创“乔峰经验”浙江公益诉讼样本的新纪元。

今年年初,浙江积极推进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发布《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服务保护意见》,创建公诉与生态赔偿诉讼衔接机制。

“为协助行政机关和赔偿义务人进行赔偿谈判,并敦促行政机关起诉或支持起诉,基层已有成功的实践范例。

”玉伽说,例如,台州市人民检察院协助环保部门与赔偿义务人就王某等人非法倾倒废弃物和矿物油污染一案进行谈判,并达成了支付77.8万元以上的和解协议。

玉伽认为,检察监督与行政管理在保护公共利益方面高度一致,检察机关通过公益诉讼形成公共利益保护的合力,与行政机关建立协商、共建、共管、共享、共赢的关系。

玉伽认为,报告中心的工作是深化法律监督的重要支点,而不是部门事务。

举报中心成立后,将颁布实施《浙江省检察机关公益损害和诉讼违法举报中心工作规则(试行)》,加强与12309检察服务中心的功能兼容性和平台整合。

玉伽表示,下一步,检察机关将进一步加强与法院、公安、司法、环保、食品药品监督、国有资产、土地等单位的沟通与合作,建立和完善对外合作机制和信息共享机制。在司法责任制改革背景下,探索和实践符合检察权运行规律的配套机制,促进检察机关内部形成维护公共利益、加强对诉讼违法行为监督的合力。

同时,坚持以数据引领创新的理念,积极推进智能诉讼,实现线索来源的规范化,从线索发现、证据验证到案件审查、庭审应对到信息化和智能化的全过程。

通过实践经验的积累和机制建设的完善,为顶层设计和立法提供决策参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